<fieldset id='4nnfp'></fieldset>
  • <tr id='4nnfp'><strong id='4nnfp'></strong><small id='4nnfp'></small><button id='4nnfp'></button><li id='4nnfp'><noscript id='4nnfp'><big id='4nnfp'></big><dt id='4nnf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nnfp'><table id='4nnfp'><blockquote id='4nnfp'><tbody id='4nnf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nnfp'></u><kbd id='4nnfp'><kbd id='4nnfp'></kbd></kbd>

      <span id='4nnfp'></span>

        1. <ins id='4nnfp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4nnfp'><strong id='4nnf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4nnfp'><em id='4nnfp'></em><td id='4nnfp'><div id='4nnf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nnfp'><big id='4nnfp'><big id='4nnfp'></big><legend id='4nnf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2. <i id='4nnfp'><div id='4nnfp'><ins id='4nnfp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i id='4nnfp'></i>
          1. <dl id='4nnfp'></dl>

            人虎同落陷阱之後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很黄的日本动漫_很黄的小说_很黄很暴力的动漫

            唐德宗貞元十四年時,虎害甚劇,常發生老虎白晝吃人的事。

            當時軍閥割據,尤其以淮西節度使勢力為大,造成消息不通,道路阻絕,於是就派武將王征去做申州刺史,希望他去平息暴虎的禍患。

            王征到達申州後,就大修捕捉老虎的器械,挖掘擒虎的陷阱。等一切準備工作都完成後,又懸重賞,宣佈捉住一隻老虎獎賞十捆絲帛。

            有一個叫丁巖的老兵特別會挖陷阱,就向王征陳說佈設陷阱的地方和方法,請求在山間和路邊設下陷阱,王征同意瞭他的計劃。

            沒過幾天,一個山邊的陷阱果然掉進瞭一隻大虎。老虎在深坑之中,無法行使其勇武威猛。陷阱上的丁巖正俯著身子往下看,看見捉住的是一隻體格碩大的威猛之虎,心裡好不高興,言語之中極盡戲弄猛虎之能事。奇怪的是這隻老虎似乎懂得他話語的意思,竟在深坑中跳躍怒吼,吼聲如雷,震蕩山林。

            這時,人們聽說捉住瞭一隻猛虎,都跑過來觀看,形成千百人圍觀的陣勢。丁巖看見人山人海,更是沾沾自喜,十分得意,當著眾人就吹噓炫耀他的技能,大有當今之世,老子天下第一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正在這時,意外發生瞭。由於人越來越多,都向前擁擠觀看,站在陷阱旁的丁巖被擠得身體失去瞭控制,站立不穩,一下就掉進陷阱裡去瞭。

            眾人發出一片驚叫,以為丁巖這一下必定被猛虎撕成碎片,都爭相朝坑口探視。

            隻見丁巖坐在坑中的一側,猛虎在坑中的另一側,它隻是目光直直地盯著他,既沒有咆哮,也沒有行動。

            目睹這種場面,眾人就商議搭救丁巖。尤其是丁巖的親屬更是焦急萬分。突變之下,很快就有人弄來瞭轆轤,用一根粗大的繩子慢慢地放入坑中,希望丁巖悄悄地抓住繩索,然後迅猛地搖動轆轤,將丁巖從坑中救出。當然這隻有十分之一的生存希望,但是在這樣緊張危急的關頭,卻沒有更好的主意搭救他,隻有存著一絲僥幸,盼望奇跡的發生。

            丁巖自然已領會眾人的用意,就悄悄地握住瞭繩索,又偷偷地看一看老虎,它仍然保持著直視的神態,沒有其他的動作。一直等到丁巖慢慢地用繩索套住瞭腰身,隻等上面猛地搖動轆轤,生還的希望就在一瞬間將來的時候,老虎還是沒有動作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於是下面一聲吶喊,人們猛然搖動轆轤,丁巖迅速上升。看看已離開坑底二三尺之時,那老虎急速地撲上前來,但是,它並沒抓咬丁巖,而是用前爪抓住瞭正在上升的繩索不讓人們再使它上升。老虎這時的目光似乎不是那樣兇殘,好像帶著一點呆滯的憨態。於是眾人又隻得松開轆轤繩,讓丁巖依舊回到坑底。回到坑底後卻還是虎與人各據一方,兩相對視,於是眾人又試圖故伎重演,希望冷不防地將丁巖拖出坑中,但是第二次仍然沒有奏效,也是在離坑底二三尺時被老虎撲上抓住繩索留下瞭。

            就這樣重復瞭三四次,每次都像第一次一樣。就在這一次老虎抓住繩索的時候,丁巖好像猛然覺察到什麼瞭,竟然對老虎說:

            “你們同類放縱施暴,侵入城鄉害人,必須誅殺,這是道理所在。你的性命,就在頃刻之間。我因醉酒,不慎掉入此坑中,眾人所以還沒有屠殺你,是因我的緣故。你如果傷害我,肯定會激怒眾人;我還未死時,眾人就必定會用火用棍棒,用利器亂投坑中,你也會一同成為灰燼瞭。你不如聽從我的話,讓我出去,我將告訴大傢,讓他們留下你的命,希望你率領你的同類,遠遠地離開這裡,渡河向別的地方去,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。”

            說完後丁巖停瞭停又說:“我可以對天發誓,決不違背諾言。”

            奇怪的是老虎竟然靜靜地聽著,似乎有所領會一樣。

            這一次丁巖拉著繩索,上面搖動轆轤,老虎竟沒有再撲,讓丁巖一直拉出瞭深坑。

            丁巖不敢負約,就將此事告訴王征,說:“現在如果殺掉這一隻老虎,也不足以除去群虎之暴,更重要的是我已在坑中與它有約,這東西似乎通瞭靈性,請求大人如約免它一死,讓它帶領同類離開此地,大人所轄的境地就可以獲得安寧瞭。”

            王征同意瞭。

            丁巖又到坑邊,仔仔細細地叮嚀那隻老虎。老虎竟在坑中盤旋俯首,好像是受恩感謝之意。丁巖就與眾人將土石填塞坑中,深坑慢慢變淺,到還有一丈左右時,那隻老虎呼地一下從坑中縱跳而出,抖動著身軀,長嘯一聲,隨著一陣風去瞭。

            幾天之後,虎的蹤跡漸漸消失,山野復歸平安。